叶尔羌 发表于 2012-3-1 14:30:53

(三十八)“叶尔羌”对众网友的回复

本帖最后由 叶尔羌 于 2013-10-30 18:35 编辑


    本书出版发行之前,我曾用“叶尔羌”的网名,以单篇叙述历史的形式在网络上与大家见面。前文中我们提到关于叶尔羌道堂道祖夏•奥里亚委任的海里发马明心的历史时,曾引起了大家的热议。
    对此,本人做了如下回复:
    亲爱的兄弟,祈求安拉慈悯众多斯弟平安两世。
    今天本人详细认真地阅读了大家的帖子,作为一名尊贵叶尔羌道堂的奴仆,微弱的仆人感到万分荣幸。在这里,我看到的是每一颗真挚而虔诚的跟随之心,就像在枯竭的沙漠中发现了绿洲那般欣喜若狂。一切至优美的赞词唯独属于仁慈的安拉。
    微弱的仆人曾经说过,我是一个罪人。仁慈的安拉却伸出博爱的手救渡了无能的浪子。仆人并没有给我尊贵的叶尔羌道堂、挚爱的导师带来什么,而尊贵叶尔羌道堂、挚爱的导师却以伟大安拉的仁爱与博爱赐予了无能的罪人两世平安。
    仆人的泪水从心中到眼中从没终断过,白天与黑夜对于无能的仆人来说早已没有了区别。
    是的!罪人绝对没有条件和能够,对历史和我尊贵辈辈奥里亚去评说什么,只是发自内心地对至仁安拉的一种爱,一种爱的喷薄。
    看到众多网友各抒己见,我欣慰了。尊贵穆圣*曾经预言:最后的时光是年轻人和妇女在行干教门。看到这样一个庞大的教门体系——苏非,由衷地赞美安拉。安拉会凭着这一伟大的年轻群体“苏非”的情分延长安拉的慈悯,直至这一群体完全消失,而使世尽……
    对于有些偏激的语言,无能的仆人看到之后反倒相当的喜悦。作为苏非群体中的一员,绝对的信任、依赖和虔诚的跟随,是作为一个穆热德的条件,从这些言语中,我看到的是虔诚和伊玛尼的光亮。
    恭喜!被保护的苏非!恭喜!被承诺的苏非!
    仆人作为尊贵叶尔羌道堂中的一员,心中只有愧疚,感赞安拉却使仆人不失虔诚,并能做到生死相随!
    即便是伟大的尔萨圣人下降,微弱的仆人也不会跟随尔萨圣人,而撇去我尊贵叶尔羌道堂和我尊贵导师。对于尔萨圣人,仆人只有敬重。而我叶尔羌道堂和我尊贵导师对于我来说,却是灵与肉的相连,心与心的相通啊!怎能割舍?怎能撇去啊?!
    对于各抒己见的门人来说,维护自己的导师,这是合乎的,这是受喜的,这是绝对应该的。奢望着仁爱、博爱的安拉回赐无能的仆人——你,我。就因为尊贵的导师吧,就因为这颗可怜的虔诚之心吧。
    挚爱的多斯弟啊,请以优美的礼仪而行走,而说服吧!苏非,是以礼仪而成就的。

    我是一个微弱的仆人,即便是如此的微弱,我的灵魂和阿丹圣人的灵魂同时被安拉创造了,并且在灵魂世界中,我早已属于叶尔羌道堂,早已站在了尊贵穆圣*和辈辈奥里亚的大旗之下。
    仆人深信,在安拉面前人人平等。仁爱公道的安拉不会以时间的长短、年龄的长幼、男女之分而定夺一个人,却以虔诚和爱来分高低!如:尊贵的穆圣*在世只有63年,为圣只有23年,距今只有1400多年;而人祖阿丹,为圣1000年,在世1000年,距今近一万年!这两者中的差距有多大,品级的高低就有多大啊!而仁爱的安拉,却独爱穆圣*而造世、造人!
    仆人欣喜却又心存遗憾。微弱的仆人,只是将真理公布于众啊,我们的伊玛尼只有一个,我们赔不起。所以无能者,无能也无胆编造历史、篡改历史。
   而我尊贵的叶尔羌道堂,从阿丹圣人到尊贵穆圣*,到千年宗教复兴者——伊玛目•冉巴尼贤哲,至其后裔道祖夏•奥里亚及辈辈贤哲,再至现任导师毛俩纳•夏•华者•阿布都勒艾则孜汗•牙热干地。此谱系为尊贵穆圣*的直系血脉,在中国建立的道堂近300年。追根溯源,从阿丹圣人至叶尔羌道堂现任导师,他的灵光已存在了近万年。
    此承传家谱现保管在叶尔羌道堂,长45米,宽60公分,从阿丹圣人到现任导师,每一代都有印章依扎戴特(口唤)。在此家谱70公分处有尊贵穆圣*的呼昆:这条家谱在顿亚上只有一个,谁对他产生怀疑时,谁的伊玛尼尽失无疑。
    叶尔羌道堂还保管有盛装过尊贵穆圣*胡须的金箱子、银箱子和印有穆圣*手迹和足迹的印迹石;有法蒂曼太太的长衫、有尔里爸爸的褡裢、有哈桑和胡塞尼爸爸的襁褓布、有贤哲伊玛目•冉巴尼的大衣和依禅帽,有道祖夏•奥里亚的大衣及用过的马鞍等等。
    的确,这些尊贵的遗物,没有乃随布之人是绝无缘分亲眼观看的!
    尽人皆知,尊贵叶尔羌道堂是中国苏非派四大门宦的发源地,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尊贵道祖夏•奥里亚,是千年宗教复兴者伊玛目•冉巴尼的第四辈世孙,这也是被世人所公认的;我叶尔羌道堂现任导师,是尊贵伊玛目•冉巴尼贤哲的第十辈世孙,这也是无法改变的真理。
的确,叶尔羌道堂将与世并存!
    喀什道堂阿帕克霍加目距今已300多年。但是,聪明的多斯弟啊,请仔细想一想、看一看,阿帕克霍加目建立道堂时,正值狂暴的清政府对宗教进行残酷的迫害和镇压时期,而阿帕克霍加目及其后人和追随者,都被残忍的清政府杀的杀、发配的发配、镇压的镇压,阿帕克霍加目的道堂早已不复存在了,只留下了他的拱北供人瞻仰。喀什道堂距今300多年只留下了脚印,而早已没有了踏脚印之人……
    众多史料中记载的马明心老人家行至新疆的时间,已是喀什道堂不复存在的近百年之后了。
    我尊贵道堂是承传于伊玛目•冉巴尼贤哲的道堂,自始至终承传的是四大门宦,这是无人能改变的事实。
    马明心老人家声言自己师出乃格式班迪耶道统,行干的是乃格式班迪耶功修。他所念的孜克尔以及诵念《奥拉提》、念孜克尔时左右摇摆、戴黑帽都是出自于叶尔羌道堂的干办和行持。
    当时,马明心老人家从也门出发,行至喀什之后又到叶尔羌。从喀什回到家乡,这是顺理成章的路程。但他却又折回头,从喀什到叶尔羌,多增加行程200多公里,之后才返回故里。那时,人们以马代步,从喀什到叶尔羌区区的200多公里,也需6—7天的行程。从也门出发,行至喀什、叶尔羌,再回到家乡,那么这多出的200多公里行程,又代表了什么?
    这一切都是因他尊奉了师命,而前往叶尔羌道堂。

    在马通所著《中国伊斯兰教派与门宦制度史略》中250页:“最后明心遵奉师命……经中亚、布哈拉、阿富汗到新疆的喀什、叶尔羌,再到青海的循化,……”
    当时,喀什道堂早已不复存在了,那么马明心老人家又是在哪里求学之后返回故里?
    既然,马明心老人家在也门有了导师,为什么他的导师又命他不远万里来到新疆的叶尔羌道堂求学?而马明心老人家接受和行干的正是乃格式班迪耶的功修,这个证据还不够吗?
    对于时间的差异,这是允许的。许多历史方面的书籍,诉说的是同一历史,却时间各异。
    正如陈国光著《新疆伊斯兰教史》(1995年北京民族出版社,维吾尔语版翻译,哈吉•努尔哈吉)第463页记载:
    “马明心出生于1730年,与乾隆26年(1761年)他回家乡之前,去新疆喀什、莎车(叶尔羌)求学,乾隆时的文献是这样记载的。”
    杨学林著《中国伊斯兰教苏非学派史论之一——哲合忍耶》 (宁夏人民出版社2010年4月)第39、40页记载:
    “其余的说法比较统一,就是沿陆路返回。据清史资料记载(《清高宗实录》卷1341,乾隆五十),“有循化厅马明心者,归自关外,见西域回经旨朗诵,自谓得真传,遂授徒号新教,与老教互非议”
    “但询据贼党称马明心自26年从口外回家,即倡立新教令人大声念经,盖缘新疆各城所居回民,其念经既系高声大念,臣阿桂素所知者”
    “从前马明心亦不过曾至叶尔羌、喀什噶尔地方学习回经,遂在甘肃设立新教,其实所念之经,与老教无异。’上述史料表明马明心是从陆路途径喀什噶尔、叶尔羌等地回到家乡的。”
    “马明心回到中国的时间是1744年。”
    出现在本书中的还有“在中文资料中,马通和杨怀中说是1744年。”
    同时书中又说“勉维霖(当代宗教历史研究学者)罗列了三个不同的时间,1737年、1741年和1761年。”

    那么,此段历史的叙述中又说明了什么?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却存在多种不同的时间记载,何况此书出自于哲合忍耶内部。同时,一些史书中提到的乾隆26年即1761或1762年。此时间段存在差异的原因是:“雍正是1735年8月辞世,参考(雍正十三年(1735)八月二十三日凌晨,雍正帝去世,内室取出谕旨,宣布弘历即位,改明年为乾隆元年。)”即1736年为乾隆元年,则乾隆26年是1762年。
    我们并不是当时存在的历史人物,而只是以历史而评说历史。谁的历史叙说在先,后人就以在先的历史作为依据来评说,众人也能接受。
    在中国这样的非穆斯林国家,穆斯林却说着汉语,而仁慈的安拉最喜爱的却是阿拉伯语,但也同样接受和喜爱着说汉语的虔诚的穆斯林。五指还有个长短,人心也有个层次,仁爱的安拉对虔诚的穆斯林喜爱,对悔过的罪人均能接受。
    历史的分分秒秒我们要做到绝对的无误差,这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而仆人能做的也只是让历史浮出水面,让心灵眼睛观看的多斯弟来观看。
    亲爱的多斯弟啊,尊贵叶尔羌道堂是苏非派四大门宦的总道堂,是尊贵穆圣*的血脉。每一辈导师流着穆圣*的血、戴着穆圣*的帽子、坐着穆圣*的板凳……
的确,我尊贵叶尔羌道堂完全没有必要,让自己戴上别人的帽子来装饰自己啊!
    真的!一切皆源自于爱,只为了爱来诵念,只为了爱去诉说,只为了爱流着清苦的泪,只为了爱将自己高贵的手伸向微弱的灵魂啊!
    如果,一再的要强求,无能、微弱的仆人只有提供一些有限的资料,供挚爱的多斯弟去查阅。还有异议时,只有请多斯弟在后半夜安拉受喜的功修中,祈求安拉揭开幔帐,让你的灵魂接续众奥里亚高贵的灵魂,让尊贵的奥里亚向你诉说历史。无能的仆人也只有如此的能够了,让仁爱公道的安拉主持公道吧……

    从上述资料中,我们看到《清高宗实录》记载马明心自26年(即乾隆26年)从口外回家,立了新教。乾隆26年即1762年,而我尊贵道堂中记载马明心老人家从叶尔羌道堂返回的时间正是1763年左右。
    《清高宗实录》是当时清政府官方实录,也必定具有一定的权威性。而众多的穆斯林历史书籍中,包括哲合忍耶内部的各种文献中都时间各异,我们也只有求大同而存小异。


    即便我是无能之人,在尊贵叶尔羌道堂中,任何的事与物,安拉意欲时我已经非常的清楚。哲合忍耶的这段历史早已存在于叶尔羌道堂的历史中。
    我尊贵的多斯弟啊,我们所提及的这段历史,许多人不能接受,也不愿接受!叶尔羌道堂作为中国苏非派四大门宦的发源地,每一辈承传人都是尊贵穆圣*的血脉啊!
    叶尔羌道堂是世界的太阳,世人中最尊贵之人的后裔所提及的历史,却不被人接受;相反,非穆斯林的清政府所著写的历史,却被欣然接受并悄悄地默认了。
    历史怎能被改变呢?我只希望揭起历史的面纱,让这段沉淀百年的历史浮出水面。因为有许多的证据可以证明此段哲合忍耶的历史,确实存在于叶尔羌道堂。是的,你们无法改变,只能接受。我们只希望将根源挖掘,使众人得到真理。
    无论多斯弟是否喜欢,可古人和当今的学者所叙写的历史,将永远不会被删除。

    马明心的历史告一段落了,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马明心遵从了也门导师的命令回到中国,继续追寻圣后血脉的导师求学。那时起,马明心的名字,与圣后血脉的尊贵之人相连了,他的后裔以及跟随者也因此而无比尊贵了。
    当然,也有许多跟随者,他们并不了解此段历史,而以非理性的语言伤害了他们自身,他们殊不知自己处在怎样的危险之地啊。如果马明心的名字以及他的历史从叶尔羌道堂剔除之时,他与圣后无缘了。
    悲哉!哀哉!
   







尽将一生付西风 发表于 2012-3-1 21:17:28

本帖最后由 尽将一生付西风 于 2012-3-1 21:36 编辑

最最后;P建议网站编辑人员:取消派别板块只留下中正的宣扬伊斯兰苏菲知识   取消宣传各派近代人物的帖子中正地宣扬苏菲苏菲历史板块各自派别可以叙述但禁止产生派别矛盾的帖子这样是不是更长久?我们宣传的只是真主、真理   而不是人和派别 再说真正的筛海还需要宣传吗?别有用心的人正在背后偷偷笑呢
我是说我们所有索菲先一致起来宣传伊斯兰索菲知识真理不要内部瓦解至于自己的遵行网站上说了也没用他自己会寻找   我也注意到这两年这个网站宣传知识的帖子越来越少宣传个人和派别的帖子占了一半都不止吧?最后谁真谁假留给真主吧我们也能左右吗?真主意欲引领的我们还能阻挡吗?前定中不信的早就不信了。说句大实话,这点上我们还没有人家绿色中穆做的好呢,不要把大量精力耗费在这个上了。敌人正在观看门宦人在无休止的争吵,他们偷着乐呢,不要再走老路死胡同啊。
说不定这样点击量会陡升还能有收入维持这个网站呢,请问各位敢不敢?

求知REN 发表于 2014-10-8 09:10:06

本帖最后由 求知REN 于 2014-10-8 09:14 编辑



    在真理面前,纵有千百种驳斥与质疑,也是经得起推敲的。
    可是,真理,真的不在乎谁来推敲,谁又来验证,谁又在猜东疑西……
    就像珠穆朗玛峰的稀薄与高大一样,谁来挑战,谁来攀爬,都已然屹立不动,丝毫未变。
    没有因为某个名人的登峰而变高,也没有因为常年的冰雪封冻而有任何损失。
    真理就是真理,无需考证,不必纠结。信其有则有,信其无则无……
   
    渺茫的微尘总想掀起可怕的龙卷风,肆无忌惮地吹刮在混沌的尘世中
    倘若没有安拉意欲的狂风的来临,只怕一切都只是贪念和自不量力!
    凭一介可有可无的微薄之力,就要扰乱自己和他人孱弱的伊玛尼
    如同说   总有一天我能迁移绵延的山川一样
    于是乎   疑虑考究推敲反驳左摇右摆激烈论争
   
    似乎我们都忘记了 还有一个独一无二伟大的安拉
    他才是万物的主宰   一切生灵的创造者
    一切的是是非非都托付于他吧 !
   
    叶尔羌道堂从古至今几十万的跟随者
    肯定有人得到了安拉御赐的珍宝   尝到了安拉机密的芬芳
    才会几个世纪地坚定不移   像守护生命一样守护者自己的伊玛光亮
    因此 没有人理会猜忌更不在意半信半疑
   
    贵圣遗嘱中就已安排了选择任一四大算哈白的自由
    是留是走在自己的选择之中
    何必纠结何必多疑
    你我的伊玛尼只有一个守护好自己的就够艰难 够胆战心惊了
   
    拿出实际行动亲近真正的导师让他牵着你走向安拉吧
    节约时间爱惜安拉慈悯的能点吧把一切的气力都用在爱主、近主之道吧
    评判是非论述公道的事 交付安拉吧









   
   

尽将一生付西风 发表于 2012-3-1 20:35:06

本帖最后由 尽将一生付西风 于 2012-3-1 20:44 编辑

看了楼主的大作 才恍然大悟楼主的动机我弱弱地问下楼主关于你大作中提到的 “而在当时,喀什道堂的阿帕克霍加只传承着嘎德忍耶支系”这个你说的不争的事实在哪可以看到?什么证据能支持?请提供一下线索大家学习。我想你的这个“不争的事实”完全打倒了国家、地方研究宗教历史的学者的论述,马通先生和新疆乡老们都被这个“不争的事实”给雷翻得一塌糊涂。你的这个“不争的事实”也把我一棍子打昏了,完全找不到北了:lol 估计以后我都不敢进虎夫耶版块了。:dizzy:
如果楼主像自己标榜的那么诚实,那我抛几个问题请楼主思考和诚实的回答 因为安拉是至知的:
1、你发帖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好好思考下再回答)
2、你是否想说:除了叶尔羌道堂全部都是不真实的?或者你怀疑过?
3、你的这个说法你的尊贵的奥里亚知晓吗?是否支持你这样做?
4、你设想的最终结果是什么?你设想过结果吗?
5、在我们尊贵的乃格石板迪道统中宣扬派别是传统吗?或者乃格石板迪正统的导师们是倡导宣扬派别的吗?
6、正统的乃格石板迪传承的是暗藏你同意我说的吗?
7、你觉得为了维护你自己的尊严面对历史说了假话吗?哪怕一点点,你敢向真主坦荡起誓吗?

761285643 发表于 2012-3-1 15:42:09

色俩目:楼主辛苦,真主回赐,【阿米乃】

深海犹豫 发表于 2012-3-1 18:14:55

色蓝,很高兴见到您这段陈述,历史不可能像算术一般那么分毫不差,即便是现在,人们对一些当下发生的事情的时间,都不一定能完全弄清楚,何况几百年的历史呢!我们只能从这些不同的陈述中,大致的得到历史事件的脉络,我想,历史的具体时间的意义不大,重要的历史的的事情对现在的人的意义。在尊贵的《古兰经》中,安拉叙述历史的时候,没有告诉我们具体的年份,没有告诉我们太多具体的细节,这是否也就意味着,历史的这些时间节点,对于人的意义不大,我们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关键是历史人物对我们的教诲,他传承下来的尊贵的教门,我们能从这些教诲和教门中得到什么,这是关键的,安拉不会因为你弄清楚了这些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的具体年份,而给你高品,给你回赐,否则,那些各个研究院中研究历史,考究历史的人,岂不比我们更尊贵,更优越了呢!?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纠缠于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当中,而要关注什么对我们才是最重要的。

另外,楼主兄弟说在以后的叙述中,将删除相关的历史介绍,我觉得这也大可不必,绝大多数兄弟,都是想知道一个历史的大致脉络的,你不提出这段历史,我们永远也不知道,哲合忍耶教门和叶尔羌道堂还有这么大的关系。这更让我们觉得亲上加亲了。希望大家服从真主的教诲,以优美的态度,智慧的言语和人交流。体现苏菲的美德和礼节。不要为此失礼,那样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向楼主敬道色蓝。求真主慈悯你两世平安吉庆!凭着我们的贵圣和历辈的奥里亚和您尊贵的导师的面份。求真主慈悯我们大家,恕饶我们言语中的错误。

仆之明 发表于 2012-3-1 19:56:34

塞俩目!
叶尔羌版主言重了,历史是需要经得住揣摩的,这并非是质疑叶尔羌道堂的尊贵。
这个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历史问题了,就如同俩个碰撞,一不小心就出火花。
楼主说:“哲赫忍耶的历史是非穆斯林续写默认的。”那么楼主就更应该义不容辞的证明那段历史。
才稍微有点质疑就措辞斩断,这样的态度就不适宜公布历史。
苏菲的一切都是经得起考验的,即便猛烈的暴风雨来袭。

仆之明 发表于 2012-3-1 20:04:18

时间上有点差异,从不严谨的态度上来讲,这是勉强可以的。
但是,同时时空和时间上都出现差异,而且是单方面的,那就不是一言了之的问题了。

尔利 发表于 2012-3-1 20:10:43

:victory::handshake

尽将一生付西风 发表于 2012-3-1 20:48:08

本帖最后由 尽将一生付西风 于 2012-3-1 20:50 编辑

;P 楼主真乃神人也都敢一石激起千层浪四大门宦的总道堂最终的结果是不是百鸟来朝呢?我真的犹豫了:Q
报告:印度道堂来人土耳其道堂来人   巴格达道堂来人四大门宦来人......

尽将一生付西风 发表于 2012-3-1 20:54:21

最后请楼主提供一下河州嘎迪忍耶的由来   让我这个寻求者好好考虑一下该何去何从?
页: [1] 2 3 4 5 6
查看完整版本: (三十八)“叶尔羌”对众网友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