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本土(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走进苏菲神秘主义的世界

2013-9-28 14:37| 发布者: 黑骏马| 查看: 8482| 评论: 0

摘要: 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李琛女士花费多年精力完成的专著《阿拉伯现代文学与神秘主义》不仅为中国的阿拉伯文学研究填补了一项空白,它对阿拉伯学者在这一领域的研究也颇具意义,因为该书在很多方面具有独创性的见 ...
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李琛女士花费多年精力完成的专著《阿拉伯现代文学与神秘主义》不仅为中国的阿拉伯文学研究填补了一项空白,它对阿拉伯学者在这一领域的研究也颇具意义,因为该书在很多方面具有独创性的见解。
一、神秘主义的全球视野
作者首先将阿拉伯现代文学中的神秘主义放到整个世界的神秘主义的广阔视野中加以考察,而不仅仅局限于具有伊斯兰特性的苏菲神秘主义。作者指出:“东西方的宗教中都包含着神秘主义的内容,出现过各种神秘主义的教派。而宗教中的神秘主义,又与各民族自古存在的神秘教或神秘修炼有着或隐或显的关联。各宗教中的神秘主义都是相通的。”她把神秘主义看成是探究人的精神生命和宇宙生命的学问,对神秘主义的各种不同的界定进行汇总,使读者了解到东西方学者对神秘主义同中有异的认识。
从作者的引述中,我们不仅读到《辞海》、《简明社会科学词典》、《简明哲学百科词典》、《中国大百科全书》中的有关辞条,了解到中国学术界以往对神秘主义的认识与评判,也从《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牛津基督教会词典》、《牛津英语辞典》等辞书的相关内容中了解到西方学者对神秘主义的认识,由于中、西学者不同的出发点,他们的认识是有所不同的。中国学者主要是从客观唯物主义的立场去看待神秘主义的,而西方学者则更多地从有神论的角度认可神秘主义的科学性。但作者并没有停留在这些辞书对神秘主义的简单介绍和界定上,而是对那些专门研究神秘主义的东、西方学者的论著中的观点进行了比较,从中得出一个对于神秘主义较为全面的认识。中国宗教学家南怀瑾的《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宗教学家安德希尔的《实践的神秘主义》、心理学家威廉·詹姆士的《宗教经验面面观》、美国大学教授罗伯特·M·赛尔策的《犹太的思想》、卡那·巴特的《教会学教义》以及神学家阿奎那的观点都进入了作者的视野。从这些学者对神秘主义的论述中,李琛女士得出了自己对于神秘主义的认识:“神秘主义是一种研究隐秘生活的科学,讲究精神和宇宙生命的综合学问。它强调直觉,是一种真实的和自我的生命体验。它的目标是人与最高的实在或神的直接交流,最终融合为一。”(第5页)
作者还追溯到了世界各地神秘主义的源头,论述了神秘主义的目标。她看到各民族和宗教对神秘主义目标的解释不尽相同,有“天人合一”、“神人合一”、“人主合一”、“梵我合一”等种种说法,但实质上还是共通的,那就是“合一”。作者还对神秘主义的分类进行介绍,特别根据合一对象进行分类把神秘主义分为自然论的神秘主义、泛神论的神秘主义和有神论的神秘主义。
作者对神秘主义的宏观视野不只是体现在第一章的总论中,而且更加充分地体现在全书各章对具体作家作品的分析中。如在分析纪伯伦具有神秘主义特征的“爱的宗教”时,作者旁征博引,纵论古今:从西方神秘主义的“爱”谈到东方神秘主义的“爱”,从巴门尼德的首造爱神思想到恩培多克勒“爱”、“争”原始力量观念,从苏格拉底的智慧论到柏拉图对爱、美与智慧的论述,从基督教经典《圣经》到印度教经典《薄伽梵歌》再到佛教经典《圆觉经》有关人爱与神爱的观念,最后论及伊斯兰神秘主义对爱的理解:“安拉之爱是以爱创造了世界,造物从爱中产生。人对安拉之爱是为爱献出一切,抹去除爱之外的东西,在爱中寂灭,进入被爱的属性,以改变自己的属性。爱吸引并引导爱人以见证者的身份欣赏被爱的美,并陶醉其中。因为美是安拉永久的属性。于是,爱、被爱和爱人便结合一起。”(第71页)这些论述让读者对爱的观念的历史演变有了深刻的印象,加深了对纪伯伦作品中爱、美与智慧的理解,从而认同作者对纪伯伦思想渊源的论断:“纪伯伦是继承了人类这份珍贵的精神遗产,在20世纪初叶的混乱时刻,把他所领悟到的真理泄露出来,期待人类精神的苏醒。”(第71页)
二、探寻神秘主义的科学性
由于神秘主义自身的特性,它远未得到人们的充分认识,甚至对它还有误解。作者在进入这一领域以后,经过积年累月的研究和亲身体验,发现了神秘主义所具有的科学性。李琛认为神秘主义所悟到的宇宙法则和宇宙规律是经由直觉思维方式所认知的真理,而非妄言谵语。她特别指出,科学家、文艺家的创造发明也和神秘主义一样是运用创造性直觉的结果:
“现代科学一向排斥唯心主义,把它视为迷信胡说。其实哪一位科学家、文艺家的创造发明不是在运用创造性直觉,而这创造性直觉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它客观存在着,人类对它有着唯物的和唯心的两种解释。同样的道理,神秘主义者通过虚静和沉思所体验到宇宙的基本统一或人主合一,也是靠人的这种直觉。不同的是:科学家和文艺家的创造成果是看得见的东西;神秘主义者的体验是看不见的,无法用科学仪器检测。……”(第33页)
当然,光是论述科学家与神秘主义所运用的方法上的一致,还很难让人信服。于是作者进一步从其他学者的研究中去寻找现代科学与神秘主义的内在关联,发现现代天文学、现代生物学和包括相对论、量子力学、量子场论、S矩阵理论、“靴袢假设” (“靴袢”哲学)在内的现代物理学所得出的结论与神秘主义通过直觉所揭示的真理,具有惊人的一致或相似之处。
如现代物理学和现代生物学都发现了宇宙神秘的统一性、均衡性或平衡性。量子力学使科学家们认识到,宇宙并不是物体的集合,而是统一体中各部分之间互有联系的复杂网络。印度教的梵、佛教的华严经则早就都把世界描绘成互为关联的网络,认为万物都以一种无限的方式相互作用。实际上东方神秘主义都把这种普遍的交织关系包括在观察人及其意识之内。东方神秘主义的主要目标就是通过沉思冥想,达到宁静平衡的精神状态,从而体验到宇宙的基本统一。器官移植、克隆技术和植物学试验等现代生物学的实践也都证明了个体与整体的统一性,个体寓于整体又具有整体的特性,生物整体的特征以遗传基因的方式存留于个体之中。
又如神秘主义的时空概念与相对论的时空观在时空的渗透性上达成了一致。不仅《华严经》强调时间和空间的相互渗透,东方神秘主义者都把时空的概念与特定的意识形态联系在一起,主张通过沉思冥想而超越时空的界线。相对论物理学把时间加到三维空间的坐标上,形成了四维的时—空连续区域。而这种不可分割的时空在重力的作用下,会引起时空的变化。
除此之外,作者还引证了神秘主义和量子理论、现代天文学对宇宙动态性的共同认识;分析了佛教的“无形”、“空”,道家的无、道,与量子电动力学的“场”、动态性真空,其相似性不容置疑;印度湿婆的舞蹈与量子场论的“能量之舞”;《易经》中通过变化产生动态模式的观念与S矩阵理论;东方神秘主义对宇宙整体性的体验与S矩阵理论伴生的“靴袢假设”……等等,在方法上似乎完全不相干,实际上却有许多共同之处。
作者从神秘主义与现代科学的关联中认识到神秘主义对于世界未来的重要意义:
“现代科学的新发现对于即将进入21世纪的人类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世纪末的今天人们常说要寻找一种新思维,我想理性与直觉的互补性,宇宙生命的统一性便是一种新思维,它将带来一场观念和思维方式的革命,使人类站在宇宙和全人类的高度去审视一切,完整地认识自我和世界,为建设人类的共同家园——地球开拓一条新路。”(第41页)
三、走进神秘世界
我们对于宗教的研究特别是对有神论的研究,往往是站在唯物主义的立场上进行的,因而所得出的结论很难得到信教者的认同。宗教信徒认为,教外人士特别是无神论者看待宗教犹如站在房门外描述紧闭的房间里的景象,这样与房间里的人看到的东西肯定是不一样的。但是,一个学者一旦真正走进这个房间去,变成一个有神论者,他(她)的立场、观点和视角也随之变化,很难再从中超脱出来,以一种客观的态度继续进行研究,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而李琛研究员恰恰做到了。为了做好这个题目,她走进了神秘的世界,经历了神秘主义的体验。在最后写作的时候,又能够以超然的态度和科学的眼光来透视自己的研究对象,从而使这一部专著得到不同方面的认可。当然,由于所处的环境不同,她没有条件直接进入伊斯兰神秘主义的灵修世界,无法获得苏菲的修道方式,但她的执著加上因缘巧合使她找到另外一种便利的途径,得窥佛家道家功修的门道,她渐行渐远,渐入渐深,甚至连自己的生活方式也随之改变了。她甚至变成了一个像佛教徒一样的素食主义者。这一点普通读者从她的书中是看不出来的,但是她对佛教经典的熟悉程度充分体现在书中的字里行间。佛教的术语,她可以信手拈来,为自己的分析作为论据。《楞严经》、《金刚经》、《法华经》、《圆觉经》、《心经》、《大日经》等佛教典籍的名称一再出现在行文之中;“神变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天眼通”、“漏尽通”、“出世间神通”、“自性光明”、“常乐清净”、“法喜充满”、“即空即有”、“无上妙净之力”、“佛光常照”、“无量光”、“回向心”、“戒心住”、“十地”、“十信”、“十方世界”、“声密”、“口密”和“意密”等佛教术语也随处可见;佛教经典中的经文也常常被引用来阐释苏菲神秘主义,如:“凡所有相皆是虚幻,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 若诸众生修奢摩他,先取至静,不起思念,静极便觉,如是初静,从于一身至一世界,亦复如是。”“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欲取三摩地,实以闻中入。离苦得解脱,良哉观世音”。“妙音观世音,梵音海潮音;救世悉安宁,出世获常住。”……等等被作者用来比照苏菲的打坐静修方法、光和音的神秘。
如果不是亲身走进神秘的世界,很难说清楚神秘主义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们从她的书中的确得到了关于神秘主义的总体印象。如果她只是进入了神秘的世界而没有返回现实世界,就不会向我们描述神秘世界的体验,也不可能向我们叙述那如同身历的体悟。正因为她进得去,出得来,所以我们从书中读到了她对神秘主义的功修方法的汇总,知道了直觉参悟和明师指导对于神秘主义者的重要性,了解到向内求是各种神秘主义的共同特征,懂得神秘主义者有打坐静修的功法,有忘我和出神的途径,还有手印、咒语和观想等密宗修炼的手段。她甚至还向读者解释直觉体验的种种神秘之处,凸现阿拉伯现代神秘主义文学的积极性。
作者不只是在第一章对东西方神秘主义的综述里提到佛教的术语、典籍名称,而且在后边对具体作家作品特征的神秘主义进行论述的过程中,也常以自己对佛教知识的理解和自身的神秘体验来印证、阐释阿拉伯现代文学作品中的神秘主义。如在论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纳吉布·马哈福兹的小说《平民史诗》中的主人公阿述尔和后代子孙小阿述尔在广场上静坐倾听神奇乐曲的美妙境界时,作者就以佛教的对应术语来加以阐述:
“马哈福兹着意渲染的庄严神圣的氛围正是苏菲教徒所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即人主合一的境界。克服了私欲、一心为他人谋幸福的人才有资格迈进神的门槛,与神同在。老少阿述尔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他们听到的神奇乐曲就是那天堂的音乐,是圣经、佛经上提到的胜比世界音的钟声、海涛声和美妙的梵音。那是人修炼净化后,静极光通达所发出的内在美妙的振动。能听到哪一种振动所发出音响即是神的恩典,也代表了修炼者的等级。”(第186页)
又如马哈福兹的短篇小说《宰阿贝拉维》中主人公在寻找圣人的过程中达到无我的境地,获得了美妙绝伦的感受:“我躺在茉莉花铺满的山丘之上。满天的星斗透过浓密的树枝向我眨眼。喷泉晶莹剔透的水珠不停地撒到我的头顶和身旁,我感到无比的欢畅。小鸟的鸣叫和溪水的欢闹组成的乐队在耳旁演奏。我与自我、我与世界达到难以置信的和谐。周围的一切也是如此,毫无恶意和介蒂。任何人无需语言和动作。整个宇宙陶醉在喜悦之中。”李琛根据自己的体验认为作品主人公在这里所体验的欢乐喜悦正是佛家所说的“法喜充满”,是与主合一的感受。
她还把埃及作家黑托尼的小说《都市之广》(1990)中主人公身临绝境时突然产生一种绝路逢生的感受,解释为佛经所说的“心能转物”的苏菲表现。黑托尼的另一部小说《冥冥中的呼唤》中主人公被内心的呼唤推动着朝向落日的地方,作者认为这与佛教的“念念西方回家去”所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朝向西方的旅程意味着寻找精神家园的旅程……
四、凸显神秘主义文学的积极人生
李琛在论述具有神秘主义倾向的阿拉伯现代作家及其作品时,总是积极地发掘他们的神秘主义思想中的积极因素。这正是她“进去又出来”的目的,同时也显示了这本学术专著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专著作者认为,对阿拉伯文学的评论和研究必须揭示阿拉伯民族文学的本质和内在的神韵,反映其所熔铸的民族文化精神。为此,她把研究的视点移向了阿拉伯的宗教及其对文学的影响:“文学是人学,是人类的心灵史、精神史。谈阿拉伯文学就离不开宗教对文学和作家的影响。离开了渗透到阿拉伯人血液中的宗教信仰,就无法讨论阿拉伯古代的多神教或一神教文化以及伊斯兰文化在现当代的传承。传承不仅仅是艺术形式或手法,更重要的是熔铸其中的人文精神,它才是文学的本质和灵魂。每个民族对其人文精神的独特表现,便体现了那个民族文学的个性。”在她看来,阿拉伯现代文学中的神秘主义因素特别是苏菲思想正是阿拉伯人文精神的独特表现,那些表达了神秘主义思想和对社会现象进行神秘主义思考的作品恰恰反映了阿拉伯民族文学的个性,是对阿拉伯民族文化传统的传承与发展。
因此她选择了黎巴嫩、埃及、突尼斯、伊拉克、利比亚等5个阿拉伯国家具有代表性的诗人、作家、剧作家加以研究,评析每位作家对神秘主义发生兴趣的过程和原因,论证神秘主义在他们身上,在他们的头脑里,在他们的作品中的展现:“他们或青睐于苏菲神秘主义所验证的辩证法,或视苏菲为伊斯兰精神的代表,或视其为一种美好人生境界来弘扬;或以苏菲的观念和灵修体验作为一种艺术手法来进行创新,构建阿拉伯现代民族文学的模式。”在此过程中,她发现了这些作家是如何把神秘主义视为人类最终获得彻底解放的唯一途径,并从中发掘其对现实人生的诸多积极意义。
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爱。尽管纪伯伦、努埃曼和其他作家具有神秘主义特征的爱都着重于神爱人和人爱神,但是那种爱的观念对于现实人世不无裨益。纪伯伦说:
“爱除自身外无施与,除自身外无接受。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    
(《先知·论爱》)
他在写给友人的信中说道:“是的,我爱所有的人。我爱他们,不去挑选,不去过筛,我把他们当作一个集体去爱。我爱他们因为他们来自上帝的精神。”我们抛开后一句的宗教因素不论,他的这种“爱所有的人”的精神,在我们当今这个充满暴力与战争、冲突与对抗的世界里,具有何等重要的意义,正像作者引述另一位黎巴嫩作家努埃曼有关爱的睿智之言:“这种爱不是美德,而是需要,正如呼吸不需要思考一样。爱不需要回报。它无时间之隔,无多少之分。爱是一种积极的力量。若无爱的引导,人会迷失方向。”(第108页)
在研究马哈福兹的苏菲精神时,作者着力于挖掘这位文坛巨匠对于善的思考。马哈福兹在《自传的回声》中提到一位名叫阿卜杜·拉比希长老对一位求道者的训戒,当那位求道者只顾赶赴长老的授道课而罔顾路旁哭泣的老汉时,长老对求道者说:“你没有理睬那个哭泣的老汉,浪费了一个行善的机会,那是在我今天的课上得不到的。”作者在分析这一段时指出:“马哈福兹强调了苏菲对助人为乐(即布施)的重视超过了聆听传道。”(第192页)对苏菲的思考使马哈福兹认识到,人类在受到来自四面八方包围的恶的压力下应该用各种方法创造善。对此,李琛分析道:“这一段肯定了恶的普遍存在,也表达人面对恶时应该行善,即用善去化解恶,平衡恶,而不是以恶对恶……苏菲谴责世道的腐败,决不与恶同流合污或听之任之,坚持向善并创造善,以改变自我和改变社会。”(第192页)她还认为,苏菲精神在马哈福兹的小说里代表了伊斯兰信仰的真谛和人类最高的理想,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而且这种精神始终是贯穿于马哈福兹的作品中:“马哈福兹在作品中所表达的积极人生、行动哲学、不断前进,消灭世上人为的悲剧,把人间变成天堂,以及为他人的伊斯兰‘公’心等等,都可以视为他对苏菲思想的现代阐释。与此同时,作家也呼唤道德的重建。”(第189页)
在分析突尼斯作家米斯阿迪时,作者肯定了以米斯阿迪为代表的突尼斯知识分子积极行动的人生态度,认同了作家及其作品中人物对于人生的理解:“人的悲剧是人的真实,是他存在意义上的最根本的问题。然而,人的伟大、尊严正在于人通过艰苦的努力排除生活的无意义,以创造的陶醉化解有限和无力的痛苦,一代一代地改变生活,使生活一天天美好起来。”(第159页)。对作家另一部重要作品《坝》的分析,也使她得出相似的结论,认为作家表达了自己对人生存悲剧的乐观态度:“按照他的逻辑,人是安拉创造的。安拉在人心中吹进了它的精神,赋与人神的品格,尤其是创造性,以便使他称得上是它首选的继承人。人的生命力令人去创造和建设,首先创造他的人格。人格对人来说极为重要,没有人格何以为人,岂不等同于禽兽。虽然人能力有限,但他奋斗了,创造了,没有退缩,因此有权进入天堂。这就是米斯阿迪对安拉与人的信仰,也是他面对时代挑战,对伊斯兰苏菲人学的现代阐释,甚至还是米斯阿迪在突尼斯人民取得独立之后为国家未来的发展提出的一种新思维:一个国家的发展有赖于人的培养和建设,也有赖于人的创造力的充分发挥。”(第151-152页)
当然,作者对阿拉伯现代作家的神秘主义思考中的积极人生还不仅限于以上几点,而且体现在许多方面,如埃及剧作家、小说家陶菲格·哈基姆重视作家、思想家对国家、社会的责任,伊拉克诗人白雅梯对苏菲的理性思考,利比亚作家法格海和埃及诗人沙布尔的救世思想,埃及作家黑托尼对苏菲文化的重构……等等,对我们都有很大的启示作用。
尽管这一部专著对于像我这样一位专门从事阿拉伯文学的研究与教学的学者来说,作者已经给我们提供了许多有益的东西。但读过之后,仍觉得有一些遗憾之处。首先就是觉得意犹未尽,如果能够加入更多作家作品的分析,特别是其它阿拉伯国家的作品,使得这部专著的研究更加全面;其次,虽然作者专门谈到了苏菲神秘主义的历史发展,但它在阿拉伯古代文学中的表现究竟如何,我们基本上不得可知,无法拿来和现代文学中的神秘主义做一比较,从中得到更为全面的理解;再次,作者虽然已经对具体的作品进行了较为充分的探究,可惜未能对这些神秘主义的文学作一些理论的总结。
但无论如何,这本专著的价值和开拓性意义应该得到充分的肯定。其实,已经有权威的专家给予了恰当的评价:“东方神秘主义是一宗丰富的文化遗产。但要清理这宗遗产,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也是一项艰巨、复杂而细致的工作。国内对神秘主义及其与文学关系的研究还处在起步阶段。如果我们不想满足于泛泛的理论探讨,就应该对东方各地区的神秘主义遗产进行深入的‘个案’研究。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李琛同志的这部著作是国内这一研究领域的‘先驱’之作,为我们开了一个好头。”作为一位阿拉伯文学研究者,我希望有更多的学者进入这一研究领域,也希望这部专著的作者能够进一步深化研究,构筑阿拉伯神秘主义诗学的框架体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7-10-21 11:2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