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2|回复: 3

沙沟太爷 《道统论》爱国之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30 09: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沙沟太爷马元章,字光烈,生于咸丰三年(1853年)九月六日,归真于民国九年(1920年)十一月初七西海固大地震,享年67岁,是中国伊斯兰教哲合忍耶第七辈导师(穆勒师德)。他勤勉好学,聪慧有智,自学成才,精通阿文、波斯文和汉文,功底深厚,阅历丰富,乐于进行回儒对话沟通,深谙为人处世之道,善于交际联络,处事务实谨慎,积极倡导民族团结和教派团结,是一位被称作“马善人”的社会活动家。经他20多年的苦心经营,使哲合忍耶从清廷残酷镇压的颓势危局中恢复过来,走上了继道祖太爷马明心、十三太爷马化龙之后的第三次全盛时期。

       《道统论》是沙沟太爷马元章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研究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总结了孔孟之道和诸子百家学说,用精炼的语言写出的中华传统道德观念的一篇论文,讲述了圣贤治学立说的艰难曲折和遭受的打击迫害,强调“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借以说明坚持自己的信仰,同样要矢志不移,百折不挠。

       从沙沟太爷马元章写的诗歌联语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是一位学识渊博、善恶分明的爱国爱教的学者和慈善家。他在1915年写道:“窃余自幼读书,即好史学,遍观历史,凡国家之兴,必生贤良智谋之士,才略勇敢之将,创业垂统而贻诸子孙;至其亡也,亦有仁义贞豪之士,忠义节烈之人,捐躯报国以维风化。”

       对帝国主义侵略瓜分我国东北的罪恶行径,他愤怒地在长诗中写道:“惊闻倭俄分三省,义士勃然起愤心”,“日本乍兴自尊大,得寸进尺违公法”,“此非郑公舌能诤,惟有决战震国威”。

       民国元年(1912年)他写道:“茫茫神州谁是主,哀哀兆民谁来苏?”“中华则名存而实亡!民国则有名而无实”,“民为邦本宜保养,本固邦宁天下平。不虞土崩忌瓦解,水能载舟亦覆舟”。他一针见血地提出民国宜办的20件大事。

       他十分重视为人处世之道、修身养性之理。他写道:“君子和而不同。柔而不茹;志士公而忘私,义而忘利。”“尽心尽力,先公后私,可谓忠臣;有谋有勇,以与为取,方称智士。”

       他善恶分明,疾恶如仇,在一首诗中写道:“流芳百世善不朽,遗臭万年恶常存,人生斯世善为宝,积德累仁遗后人。”

       沙沟太爷马元章18岁时即对《古兰经》背诵如流,从云南到甘肃以后,一生为捍卫伊斯兰教而奔波,有些诗词联语表明了心迹:“交上接下,无非振卫教道;登山涉水,亦是救济死生。”“二世贞亮,鼎立正教,如风中疾草;一心坚定,尽节圣道,乃季时孤忠。”“逐日赞圣,四天连走十二坊;乘马诵经,午时横过桃花湾”。

       沙沟太爷马元章还改革了盲目为教牺牲的做法,极力主张爱惜民力,和平兴教,团结各方,重视人才。他还写了《鉴古训》、《省己格言》、《自警歌》《评史咏》《天命图》《训古鉴》等颇有警示作用的名篇,至今还有启迪教化人心向善的作用。

d4ac457fdf92c33343058da32596ecf.jpg


正文:沙沟太爷的《道统论》


粤稽古初,天生盘古民赋之聪明圣知,传天道于人间,三皇五帝,圣圣相承而不失;但年远日久,载籍湮没,故仲尼删诗书,断自唐、虞。由兹而下,载在典谟,大略可考。尧之传舜曰:“人心惟危。”舜亦传禹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此十六字也,乃千古圣贤传心之法。厥后商汤文武、周公、孔子、颜,曾、思、孟,相继传道,虽有见闻损益之不同,其得心传一也。孟子曰:“先圣后圣,其揆一也”,失去危显,微甚难也;是故明道者,必遭困厄,诬谤,灾殃,而后成;故舜遭父母之厄!禹逢洪水之艰;汤被夏台之围;文王遇羑里之囚,周公获流言之谤;仲尼畏于匡,绝粮陈蔡,微服过宋,周游天下而弗遇;遂发叹曰:“莫我知也,夫知我者其天乎?”又自信曰:“天生德于予,桓怨其如予何。”此皆天付艰难,以成为圣人之德,实爱之,非怒之也。子路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圣人(愿主福安之)曰:“炉火以纯精金,诬谤以成道德,谤愈甚,德愈远;天生小人,所以成就君子也!”盖小人者,无世无之;有道德,则必有仇道德之贼。嬖佞者,正道之贼也;世贼易知而易防,道贼难识,而难避。行道者,不可不明辨而谨防之也!道贼亦有数种等;有明、有暗、有外、有内;外而明者异端,曲学是也,内而暗者同教奸佞是也!

圣人(愿主福安之)曰:“有学无行,有外无内,有名无实,皆在道之奸佞,吾门之道盗贼也!凡行道之人,先以远绝此等人为要!”子曰:“放郑声,远佞人,郑声谣,佞人殆!”夫颜、曾、思、孟者,独得孔门之真传,而即已身被困于春秋、战国,言罕人听,大道塞而不通,甚矣荀况之辈谤之曰:“乱天下者,子思孟轲也!”噫!行道之难,一至于此,可胜叹也哉!子曰:“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水火吾见蹈而死者矣,未见蹈仁而死者也。”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欤?”四狩获麟,仲尼观之曰:“麟也,胡为乎来哉?”反袂试面曰:“吾道穷矣!”于是因鲁史作春秋,寓褒贬,别善恶,寄金钱于笔削。

孟子曰:“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俱。”曰:“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退而作孟子七篇,讲道德,论仁义,发明先圣之学,以启后人。程子曰:“孟子扩前圣所未发也,孟死无人焉!道不得其传。”是以千余年间,虽忠臣、孝子,为国亡家,捐躯救世者,史不绝书,而世未有能明道者,故无仇道之人,亦无因道被害者也;至于有宋,天悯大道之极晦!方生周、程诸先生,天纵聪明,默识会晤,得不传学于道经,接孔孟千余年之绝学,继千古圣贤之道统,邪归正,彰明圣道。孔子曰:“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说,距被行,放谣辞,以承三圣者,岂好辨哉?予不得已也!能言距扬墨者,圣人之徒也。”朱子曰:“盖邪说横流,怀人心术。甚于洪水猛兽之灾,惨于夷,犹篡弑之祸!故孟子深俱而力救之。予岂好辩哉,予不得也,所以深致意焉!然非知道之君子,孰能真知其所以不得已之故哉。”善邪说害正,人人得而诛之,不必士师也;圣人救世,立法之意,其切如此,若以此意推之,则不能攻讨,而又倡为不必攻讨之说者,其为邪说之徒、乱贼之党可知矣!诸葛孔明曰:“据道讨谣,不在多寡。”

先儒曰:“孟子之后,能明圣人之道,使人知向住者,周、程诸贤也,能以身体而行之者贰候也。”程子曰:“诸葛孔明有王佐之心。”朱子曰:“武候知虑,日益精明,威望日益隆重,俱从寡欲养心中得来。”其遗表曰:“伏愿陛下,清心寡欲,约己爱民,达孝道于先君,布人心于环宇;提找隐逸,以进贤良。屏除奸谗,以厚风俗”。此王道也!与六经、论、孟、若何符节。苏子瞻曰:“武候出师二表,与伊训说命相表里!先儒所谓:三代以下,得其位而能行道者,武候耳!”子曰:“文武之政,布在方荣,其人存,而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子思曰:“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而后行。”盖周公而后,自孔明其人欤;孔子卒,杨墨之言盈天下,孟子距杨墨,挽人心,以闲圣道。韩退之曰:“孟子距杨墨,功不在禹下。”谓禹平洪水,拯人于身溺,孟子距杨墨,拯人于心溺也。孟轲死,释老人教,偏环宇;程子阙佛、老,阐忠字,以宏儒教。

伊川曰:“周公殁,圣人之道不行,孟轲死,圣人之学不传……不行,百世无善治;学不传,千载无真儒,无善治,士尤得以明夫善治之道,以淑诸人,以传于后世,无真则儒,天下贸易然莫知所之,人欲肆而天理灭矣;先生,生乎千四百年之后,得不传之学于遗经,以兴起斯文为己任,辩异端,阐邪说,使圣人之道,焕然复明于世,盖自孟子之后,一人而已!然学者于道,不知所向,则孰知斯人之为功; 不知所至,则孰知斯名之称情也哉!”易曰:“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苟非其人,道不虚行。”朱子曰:“明道先生居洛,丧葬诸事,皆不用僧、道,邻居亦有数家效之。”先生常曰:“正道之不明,异端客(害)之也,欲明正道,必先取异端也。”

大学曰:“在明明德,在新民。”康诰曰:“作新明。”二子之谓也,天如天理灭,人欲肆,圣道则有名无实,世人习惯于异端邪说,罔知圣道之实,然口训圣贤之言,身复异端之城,一有人焉,而发明之,则目为新奇,辟聚相攻,诬谤蜂起!如蜀太之吠日,似冬虫之闻夏,景迷而不悟,幸遇明天子在上,小人欲害圣道之谗言弗能入。濂溪、明道二先生,又止中寿,是以能保(着领)四殁。伊川先生继之,而奸佞之徒诬之曰:“程氏诡辩惑世,设异惊人,是以违众,广招门人,播传伪学,以非当时。”于是有洛党、蜀党之分。俗学,道学之殊;上下辨真伪,不论事非。故有岭南之贬。

孟子曰:“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伊川之谓也。后世晦庵先生,复发明周、程之学,发前人所未发,明前人所未明,注诗、书论、孟而集大成;作通鉴纲目,以继春秋。古语云:“物极必反,日中则昃,明月光辉,不利于盗贼,君子当道,不幸于小人,邪正难以并行。”故辟蜮同声共毁,道学至晦庵削职,其徒充军,朝定周程朱为伪学,勒不朝门大禁,敢有习伪学者必究;痛哉,百年之间,大道两遭困厄矣,悲夫!经曰:“凡为圣必有仇圣之人”,传曰:“文人圣贤之贼”,如孔子之小正卯,恒魋;子思之乐朔;孟子之荀况,程氏之王安石、苏轼,朱子之韩托胄是也。

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狎人大,侮圣人之言。”孟子曰:“恶似而非者,恶莠,恐其乱苗也;恶佞,恐其乱义也;恶利,只恐其礼信也;恶郑声,恐其乱乐也;恶紫,恐其乱朱也;恶乡原,恐其乱德也。”子曰:“乡原德之贼也。”此辈之谓与,甚至身没而仇之不已。伯夷大贤,设数千里,文人苏轼谤之;孔子殁数百年,始皇欲绝先圣之道,焚书坑儒,至于毁阙里,因睹异而止;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邱陵也,犹可窬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窬为。人虽欲自绝,其间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孟轲已殁,至明洪武间,欲毁其像,贬其……享孔庙,命武士射之;幸有儒士袒胸蔽之曰:“臣待为孟轲死,幸矣!”是由而获免,此殁后之厄也,呜呼!无道之难明,圣学之难传,一至于斯。此千古明道学者之所叹惜深恨,痛哭流啼者也。

夫三代以上,圣贤居上位,邪不胜正,故大道得行于天下,三代以下,圣贤处下位,正不胜邪。故大道难行于私室。此天运盛衰,非人力所能为也。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然明眼者,总不以盛衰定是非,知道者,必以至理辨真伪也。夫天道者,以而后方定;由孔孟以来,圣贤纵屈志于当时,而血食千秋,苗裔荫,圣恩于万代,天之报施善人,亦厚矣。秦嬴政虽暴虐于身存,至于婴而夷族!呼文成曰:“害贤者,殃及三世。”

汉灵帝屈罪李范等,禁锢善类,不旌踵而汉宝绝祀;朱元璋虽行恶于一时,冢土未干,而骨肉相残,天之刑罚恶人亦速矣。书曰:“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行道者,不可以盛衰灾厄堕其志,必以成仁取义存其心,则不得半途。子曰:“君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废,吾弗能已矣。”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人,有杀身以成仁。”曰:“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民则于今称之。”子贡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孟子曰:“舍生而取义者也。”故凡于明道学之人,必须有浩然之气,兼之以勇敢,视死如归而后能。子曰:“三军可杀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曰:“仁君必有勇。”曰:“刚毅木讷近仁。”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曾子曰:“临大节而可夺也。”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贪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司马子长曰:“人莫不有死,死或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伏思自盘古以来,未有能夫死者,其间得道而为道死者,能有几个人?子贡曰:“夫子之墙数伪[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刘子曰:“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刘子曰:“贤而学者圣门之引也,入圣有门,入门有引,荀徒恃聪明才力而不假指引,则虽圣道昭然,无门可入,未有不落于傍门外道者;聪明才力者,比比皆然,况聪明有所不及,才力有所不知,其能不假引领,遂可欲妄以求真乎?故必择贤而学者,日就正,月讲学,庶几切、磋、琢、磨,日进于大中至之道矣。贤而无学,言不足信;学而不贤,终是匪类,皆未可遵从也?尊师取友者,具眼可也!”

噫!贤学不易得也,孔门三千徒众,七十二贤,得其一贯之学者,惟曾子一人,孟轲死,千年间,得孔子之心传者,惟周程朱数人而已矣!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9-11-30 20:4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和平爱国在大太爷身上体现的非常明显。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9-11-30 21: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之无愧的伟人,能给后人无限的启迪。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9-11-30 22: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交上接下,无非振卫教道;登山涉水,亦是救济死生。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9-12-8 08: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