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快速开始

登录 | 注册会员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快速开始

查看: 7057|回复: 0

【九月初六】永不磨灭的印记—缅怀哲合忍耶第三代导师船厂太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10 22: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师 船厂太爷穆罕默德•者俩里,道号:古图布•尔莱米,降生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八月十五日,于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九月初六在吉林船厂归真。船厂太爷掌教时间不长,仅仅六年光阴。这六年光阴,船厂太爷坚守着上一辈穆勒师德平凉太爷艰难积蓄下来的力量,让举步维艰的哲合忍耶得到了复兴。

       船厂太爷是怎样一位全美高品的外哩?他有什么特殊的经历?他因何被捕又因何而被流放并在流放途中归真的?那时的哲合忍耶又是怎样一个状况呢?故事还得从灵州说起!

1.png


(一)灵州马系


      灵州,放在今天也是一个叫得响的名字,一批批虔诚的多斯塔尼让这个地方持续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论及当今各地教门,灵州是不得不提之处。而这一切都源于真主的特慈——让全美的外哩扎根于灵州贫瘠的土地上。我还没有这样的机会走进灵州,与多斯塔尼一起跪在达依尔,干一个洁净的尔麦里,亲耳聆听他们的故事。但我想,我和他们有一种不言的默契,我知道他们内心的清洁,对真主恩赐他们的外哩他们心满意足了。

寻求真理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寻求到真理,但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颗寻求真理的心。停滞不前的人拒真理于门外,却抱怨真理远离了他。

       灵州的历史得从灵州七巴巴——船厂太爷仁慈的父亲开始说起。

       《热什哈尔》里详细记录了七巴巴跟上道祖太爷的经过,如今读来确是大有机密。他不是穆勒师德,但是在教门上极其重要,可以说是教门过渡最关键的一环。

       相传:祁阿訇说:“我陪着导师维尕叶•屯拉西住在金县马坡。一次,不觉间忽然一个老者走进屋来,向导师道赛俩目,导师站起来说:‘你走了哪条道?伤了什么人?’老者惊惶地离去了。祁阿訇追上,问老者:‘你是谁?住在哪儿?是做什么来的?’老者说:‘我是灵州七阿訇,是艾布福土哈教下。常念他秘传的念段。但是我在念的过程中,总有障碍,常看见天、地、日、月、万物都给我叩头。我非常害怕,怎么也治不好。我出外,一天到了皋兰城,遇了人称胎里会的五阿訇的儿子。我把我的难处告诉了他。他很同情,给我指了这条路。’五阿訇说:‘维尕叶•屯拉西是一个大导师、大医师,你是有福气的人。除了维尕叶•屯拉西,你再也找不到能治你病的良医了。你只有走这条路,再无别的办法。维尕叶•屯拉西是导师,又是医生,所有上了这条路的人都和我们一样知晓。快去,快去!’祁阿訇说:‘你回去重新举乜贴虔诚地封斋,然后再来登导师的门,那样才能得医治。’七阿訇返回照办了。”

       七阿訇再来谒见导师维尕叶•屯拉西,导师仍同第一次一样不理睬他。七阿訇央求着,导师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

       一天,导师和几个门徒坐在一个宽敞的地方,七阿訇跪在导师前面。导师站起来让七阿訇躺下,然后坐在七阿訇身上,用手打他,边打边赞颂说:“你有苏莱曼圣人的显迹,他奔波终日等于他人一月的辛苦!你有达吾德圣人的显迹——能制造武器!你有穆萨圣人的显迹——他用杖分开了海水!你有易布拉欣的显迹——火啊,你变冷吧!每打一次,导师都高声念‘韩各司提’(波斯语‘是’)。总之,打的多,赞的也多。”

       七阿訇跪在导师面前,导师说:“你念赞颂真主。”要知道,这时七阿訇的困难增加了,心想,这个老人家可能不想收容我,怎么又让我念这句赞词呢?七阿訇忧愁地跪着,导师低声念:“真主至大!”这时七阿訇昏倒在地,不停地呼吁真主,呼吁至圣(愿主福安之)。他祈祷着,念清真言。迷迷糊糊不停念着。导师又念“赞颂真主!”七阿訇也暗随着念“赞颂真主!”突然七阿訇清醒了,跪起来。导师说:“意愿就是这个赞词——苏布哈南拉(赞颂真主!)”七阿訇站起来,在导师手上亲吻,道赛俩目。然后,七阿訇就再也看不见那些打扰了。

        先天之中有哈盖(关系)的人迟早会走在一起!七巴巴亲自验证了道祖太爷的高贵,从此追随在导师身边。七巴巴是著名的关川弟子,深得道祖太爷的喜欢。道祖太爷曾经对门人说过:“如果真主不把我派到中国,那么,灵州七巴巴就一定是那里的领袖。”七巴巴身为真主外哩的高品可见一斑。《哲合忍耶道统史传》里有这样一段记述:

        相传:一天,道祖太爷对门人说:“没有一个人能像灵州七巴巴,他用被子遮盖了他的事情,使他附在真主一边。的确,我曾向真主祈求一个遗传,我把它放在右边的一个人上(七巴巴),他的心风吹不动。”

        以这样激动不已的塞赛百布寻找到真正的穆勒师德,从此成为深受道祖太爷青睐之人,加之七巴巴原本不是哲合忍耶,他的身份给这段经历平添了一抹传奇的色彩。时至今日,真正能够抛弃成见寻求真理之人太少!我们的出身决定不了一切。七巴巴不就是一个成功的典范吗?真理永远存在,理智之人当寻求。灯塔之下的黑暗是真主的前定,任何一位高品之人必然会遭到诬蔑和诽谤,至圣ﷺ不也是时刻遭到居心叵测之人的诽谤吗?听信谗言只会害人害己。

人杰地灵


       汨罗江因为屈原的英魂显得庄重;苏轼赋予了赤壁一种魅力。灵州的“灵”没有任何悬念地归功于的“杰”,人杰然后地灵。如果没有七巴巴一家,灵州决不会“灵”。

       七巴巴最先赋予了灵州一种灵气,之后的光阴,这个地方将会越发灿烂夺目,因为七巴巴的脊背里藏着贵人,平凉太爷之后几辈穆勒师德均为他的后人。

       平凉太爷把道统传给船厂太爷,哲合忍耶中心随之转到灵州。这是哲合忍耶第三次传替,三位穆勒师德均为不同的血脉。前三代穆勒师德的更替诠释了哲合忍耶“传贤不传子,子贤也可传”的原则,哲合忍耶的中心也随着教权的传替由关川至平凉再到灵州。

       然后船厂太爷将道统交给了他的长子穆罕默德•索菲——灵州太爷(因归真于四月八日,又称“四月八太爷”)。灵州太爷出生于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农历八月十五日,归真于道光二十九年(1850年)农历四月初八。这是一个大光阴。在掌教三十二年里,他倾力重建哲合忍耶的力量,元气大伤的哲合忍耶渐渐恢复并发展壮大,那是教门第一次复兴的时期。

       每一个多斯塔尼都不敢忘记,导师十三太爷——拖布尔屯拉•赛义德•束海达依的惨烈而又灿烂的殉道光阴。导师降生在嘉庆十五年(1810年)腊月二十五日,升于同治十年(1872年)正月十三日,享年六十三岁。这个光阴无法言语,在我们为他们辉煌的殉道之路骄傲的同时,他们悲惨的遭遇也深深地刺伤着我们的心。

       十三太爷殉道后,他的孙子西俩伦丁•穆罕默德•索迪格——汴梁太爷成为继承者。汴梁太爷降生于同治四年(1865年)正月二十五日,归真于光绪十五年(1889年)腊月二十九日,享年二十五岁。他短暂的一生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维系着哲合忍耶。

       汴梁太爷后,道统重新回到了道祖太爷的一脉,哲合忍耶的中心由灵州转移出来。导师沙沟太爷(穆罕默德•绥迪贯拉)接位后将哲合忍耶撒向中华大地上。

       哲合忍耶历史上一幕幕震撼人心的故事将在日后的百年里陆续铺展开来,灵州将一次次承载起这些或痛苦或光辉或悲壮的历史。任何一位多斯塔尼,不,任何一位有良知的人都不应该无视这段历史。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道德底线已经一降再降以后,多斯塔尼没有随着时代的浪潮走向堕落,这是真主的百恩,至圣ﷺ的情份和导师的赛百布。也许,这篇文章的读者不应该仅仅是亲爱的多斯塔尼,在社会浪潮中随波逐流的人们更应该读读它,然后合上书,静静地作些思索。


缅怀先烈

2.jpg


       (二)道祖太爷亲自调养的领袖


       道祖太爷光阴时候,船厂太爷还年纪轻轻。几十年一晃而过,平凉太爷老了,船厂太爷也不再是那个年轻人。道祖太爷的预言几十年后慢慢实现了。在平凉太爷引领着多斯塔尼隐藏了三十多年之后,船厂太爷也准备开始他的六年光阴。

预 言


       预言往往能够引人深入。道祖太爷早早的预言并没有能完全打消人们的怀疑,也或许是前定中的必须,每一位继位的穆勒师德必然遭到质疑和诬蔑。翻阅道统资料,发现道祖太爷对船厂太爷继位之事的指点不止一次。

       相传:导师道祖太爷对洪乐府阿訇说:“除了灵州七巴巴外,就只有你了,没有别人了。”洪乐府阿訇说:“还有的。”“他是谁?”道祖问。“他是灵州七巴巴的长子。”洪乐府阿訇回答。于是,道祖太爷就叫洪乐府阿訇去灵州请船厂太爷。

       当年轻的船厂太爷跟随洪乐府阿訇来到尊大导师道祖太爷家里时,正值道祖太爷在窑洞里干尔麦里。洪乐府阿訇急忙进了窑跪上达伊热;而船厂太爷在窑洞外等侯。

       尔麦里结束后,道祖太爷走出窑洞,他看到船厂太爷后,高兴地说:“很合心意!是个清净全美的人!洪乐府阿訇眼睛亮,能识人!”并叫洪乐府阿訇好好调养他。

       道祖太爷曾说过:“没有哪位导师比我更伟大。因为我亲手扶植了两个导师。一个已经显露(指平凉太爷),一位尚未公开(指年轻的船厂太爷)。托靠主!时间一到,就会显现的!”

       道祖太爷的话里暗含着机密和指点,参悟透了的人是有福份的。“一位尚未公开”,这样的话极其吊人胃口,它包括了一切可以想象的可能,等待时间来证实。那时的多斯塔尼肯定因为道祖太爷的这番话产生了无数的揣度,每个人都在期待着这位预言中将要显现的穆勒师德。

       相传:一天,道祖太爷对门人说:“在这个光阴,要出一位杰出的学者。他已经知道了真情,又得到了真情。可是没有明扬。”

       相传:一天,尊大导师道祖太爷对门人说:“如果在右边只有牛脚大的一点平地,我也要把这颗种子撒在上面,因为这里水很丰富,草也茂盛。可是,没有这样一块地方。所以,我只好把它撒在左边,现在已经显现了。”

       史料清楚地说明了道祖太爷对船厂太爷的器重,并提前认定为清净全美的穆勒师德。

       在跟随上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道祖太爷后,有人不再跟随平凉太爷;平凉太爷后,同样有人不诚信船厂太爷。因为有的人认为,他们永远跟随道祖太爷或者平凉太爷,至于其他的无所谓跟不跟随。事实上,这样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归主后,跟随四大贤成了必定。每一个时代都有继承人,当上一辈穆勒师德归主之后,寻求新的穆勒师德是必须的。

继 位

       平凉太爷被捕入狱后,在狱中受尽了折磨,行亏的官家施以各种酷刑,从此落下了病根。后来,平凉太爷的病情日益加重,他深知时日不多,便在秘密安排下将教权传给了船厂太爷。通过道统记载,当时传替的情景清晰复现出来,场面慑人心魄。

       相传:平凉太爷归真前曾几次三番派人去请船厂太爷接位。船厂太爷来到后,平凉太爷对他讲了病情,叫他摸。当他摸到胸膛、肚脐时,他停止了。平凉太爷又叫他再往下摸。他就从命,摸到了病痛的羞体。

       平凉太爷说:“这是乾隆四十六、四十九年遭到的残酷迫害。我独自一人忍受了。所以,一切门人没有这个恩典:在我的身体上和鲁罕上,都有舍西德的塞百布!”

       当平凉太爷把教权交给船厂太爷时,船厂太爷再三推辞不肯接受。平凉太爷说:“你应该乐意接受,这是真主的口唤,没有你的自由,也没有我的自由,当任重道远。青年人有些畏惧,但是,这是你不应推卸的。”

       船厂太爷接受了教权后坐在椅子上,平凉太爷带病从椅子上起来,口传哲合忍耶伊斯兰的机密,这些机密被白水姑太和在门外偷听的马阿訇听到了。于是,导师拍着马阿訇的胸膛说:“这些机密不能对任何人讲,不然,你的肚子将膨胀开裂!”马阿訇牢牢记住,至死未对任何人讲过。

       从此,船厂太爷挑起了重担,继续着平凉太爷那个光阴的使命。

3.jpg



       (三)美则生,失美则死

美则生


       在第一次见到年轻的船厂太爷时,道祖太爷连连称赞“是个清净全美的人”,并悉心培养。他是真主特选的全美领袖,一生虔诚办功、谨慎坚韧。

       相传:尊大导师船厂太爷经常晚上不眠,修功办道,实在支持不住时,才稍微半靠半卧地休息一下,接着又修功办道。彻夜不眠。平凉太爷呵斥门人的话还回响在耳中——“嗨!我三十年没有睡觉,今日你叫我睡什么觉!”又一个长久跪坐的形象在脑中升腾起来!他们都是真主面前有身份的人,是真主忠实的奴辈,是把自己举了古勒巴的人。他们没有私我,因公而废私。把一切都托靠于大能的真主,无能的奴辈在坚忍中替圣传道,扶起至圣ﷺ跌倒的教生。

       船厂太爷是一位虔诚办道的真诚之人。对一位外哩来说,内心的纯洁尤为重要。也许,张承志先生“美则生,失美则死”的呐喊正是来源于苏菲功修的启示吧。我也常常反思:人如果活在丑陋之中倒不如死了的好,真主全知一切,没有什么能够逃脱真主的权柄,活着而不清洁确已亏伤了自己。

       相传:船厂太爷曾指出:“在断法上,真主对达伍德大圣说过:‘恭喜言说的尔林,恭喜听的人,看守的人,恭喜忍耐诚吉的人。哎!有尔林的人啊!难道你愿意别人凭你的尔林吉庆,而你却成为薄福者吗?’阿訇并不能给人提念道乘之路。”说罢,他老人家吉庆的眼中就流下了泪。他老人家说:“主啊!求你凭着你仁慈的外哩的情份使我入在一切真诚之人的行列,不要使我们成了诡计多端的倒退者!”

       船厂太爷为正道而尚武,练就了一流的本领。

       相传:一天,洪乐府阿訇、南京阿訇、撒阿訇三人来船厂太爷家谒见七奶奶。年幼的船厂太爷正在玩他经常喜欢玩的两个铁弹子。

       南京阿訇对船厂太爷说:“老爷,你的弹子玩得很好,你耍给我们看看吧!”

       船厂太爷听后很高兴,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就跃上了屋顶,接着,他又轻轻地一跃,就落在院子里。南京阿訇等三人看了很敬佩。

       这样一个强健的形象总是让我有些不习惯,因为过分陶醉在他坎坷的流放生涯之中,总是不自觉地把他局限在一个慈祥老人的位格中,没有全面地认识他。船厂太爷最终被流放,假使他要反抗逃脱的话,凭着练就的本领是能够做到的,然而,他没有选择逃离,而是坦然面对。这种选择是值得体味的,正如前面的两位穆勒师德一样,灾难终归要来,对他们来说,这是真主降下的考验和恩典。

挑拣种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一个话题非常感兴趣。记得小时候家里每年种玉米的种子母亲都要进行一番筛拣,把种子倒在簸箕里一筛,那些坏死的不能发芽的种就会出现在最上层,母亲便将其拿出,弃之不用。这就好像导师挑选门人一样。

       不是每一位天仙都有真主的恩典,野必劣斯曾经是五大天仙之一,然而,自性私欲作祟,他成了被抛弃者。尊大导师船厂太爷是一位爱憎分明的人。他老人家悉心栽培那些主道上诚实的人,那些虚伪的信士则被抛出远离哲门了。

       相传:一天,灵州一个干罪的虚伪的阿訇来见船厂太爷,船厂太爷没有给见的口唤,他却闯了进去见船厂太爷。他发现船厂太爷把一锭银子暗暗放在他的袖子里,叫他离开。他错误地认为,他不得了了,还得了银子。另外,他还造谣说:船厂太爷用金钱收买他。

       后来,船厂太爷说:“我用很少的钱就把一个坏人从我家中驱逐出去,以免污物、幔帐落在我们纯洁的伊斯兰里,玷污了教门。”

       这是一个被抛弃了的无福之人,他伊玛尼的种子不会发芽。造谣之人以为他的计谋得逞了,却不知道自己离伊斯兰越来越远。哀哉!自性是一道幔帐,无数人因为它而倒下,恶魔却在一旁偷笑。只想报酬,不愿付出之人,怎么会有优厚的报酬呢?不管于今世后世,私心总是道坎,唯有公而无私的人才是最成功的人。

       相传:尊大导师船厂太爷曾指出:“我隐身之时诚信的人,是石头上雕花的人;在我显现时诚信之人是木头上雕花的人;在我显身时诚信之人是水上画花之人。”

       诚信之人已是成功之人。诚信了真主和至圣(愿主福安之)的人有了伊玛尼;诚信了穆勒师德的人有了得脱离的赛百布。怀疑精神固然重要,但是怀疑不应该成为一种习惯,追求的应是慢慢消解疑虑的进步,这才是解决之道。

       在教内的另一部著作《曼纳格布》里有这样的记载:

       相传:我们伟大的导师古图布•阿来米对老二爷说:“我调养穆勒师德犹如往升子里拣种子。如果用心拣净,拣一粒算一粒;如果把脏物,秕的不拣出,不可能每粒都能发芽。”

       至高至上的真主说:“肥美的土地,禾苗奉主之命生长茂密;贫瘠的土地却禾瘦苗稀,——我就为感念的人们把征兆阐析。”(7:58)

       确实是,导师就像挑拣种子一样挑选门人。脏物、石块、变质坏掉的种子是不能发芽的,就好像心窍不开的伪信士,伊玛尼的种子怎么可能发芽呢?门人要讨导师的喜,导师不喜之人真主不喜。

       我时时暗自庆幸,导师没有把我当作坏死的种子筛除,我有发芽的机会。道不远人人自远之。应该这样说——把自己筛除的恰是自己。

圣 品


       船厂太爷是圣品的导师,他有至圣(愿主福安之)的情份。真主的百恩广降于我们的导师,他到达了常人去不到的灵性世界,得到了常人见不到的机密。

       相传:尊大导师船厂太爷自始至终追随封印万圣的显示的感应,他的出门就是至圣(愿主福安之)的迁移,至圣(愿主福安之)出生在尊贵的满克,殉道在吉庆的麦地那。仁慈的导师出生在清洁的洪乐府,殉道在吉庆的吉林城,李阿訇好比辅士。至圣(愿主福安之)的行持,他住过的监房,就像至圣(愿主福安之)住过的希拉山洞,他在牢中显现的感应就像至圣(愿主福安之)在山洞中。

       相传:一天,年轻的船厂太爷与洪乐府阿訇、南京阿訇、撒阿訇在一起,他说:“我在参悟,有一次,在很短的时间内到了封印万圣的至圣(愿主福安之)的米罗止,见到了显迹,问了很多问题,得到了答复。机密多么奥妙啊!如今我才知道,事情就是如此。这就是无形地游米罗止。”
洪乐府阿訇满脸通红,欲哭无声。

       相传:船厂太爷关在兰州监狱时,受到残酷迫害,身心被严重摧残。天仙和前辈导师怜悯他,纷纷前来探望他。看监人目睹:每当夜里,一伙伙俊俏的天仙和前辈导师的鲁哈就前来看望他,监房充满馨香。

      
(四)流放

       教门微弱的火源没有熄灭,点点星火慢慢有了燎原之势。前路是美好的。但是,血腥味还没有散尽。些微的好转使得人们疏忽大意了,短暂的喘息之机麻痹了多斯塔尼的神经,他们俨然忘记了刽子手随时会再次回来。

入 狱


       灵州太爷的光阴,教门得以明扬开来,哲合忍耶再次自豪地高声赞念,这一切,在船厂太爷的光阴是不敢想象的。假使他也有如平凉太爷一样长的光阴,哲合忍耶告别隐藏的使命或许将由船厂太爷来完成。可是,六年太短了,六年还不足以改变一切。

       教下再三讨要修建道堂的口唤,船厂太爷坚持不给口唤。最终碍于教下三番五次强求,导师违心同意了,眼看着即将到来的灾难。萌芽的种子需要耐心看护才能开花结果,拔苗助长只会断送本就脆弱的小苗。

       相传:船厂太爷时光,正教昌扬,门人众多,地点显得一时紧张,不便行功干,门人来向船厂太爷讨口唤,要修建道堂,为了避免灾难,船厂太爷没有给口唤,后来,门人再三来要求,船厂太爷才违心地同意,结果,门人就大张旗鼓地大兴土木,这时,导师心里很难过,眼前展现着将要发生的磨难。

       一天洪乐府阿訇从盖房子的地方来参见太爷。太爷痛心地对他说:“大吾斯他啊!你看我的头发胡子都白了,他们硬说是口唤,今天要为我多修些房子,明天要为我多修些房子,这样做,难道不是希望断送我的子子孙孙,使萌芽种子断绝吗?”

       不出导师所料,在房子动工的底盖勒时,灵州官派人来抓船厂太爷了,抓捕得很迅速,致使告别都来不及。船厂太爷就这样被投进了监狱。

子贤也可传


       船厂太爷预感到他的口唤快到了,他的使命即将完成。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落定,煞是急人。这是一件大事情。哲合忍耶的复兴将由后面的人来完成,这个人已经显现,现在只等他来复命。

       相传:尊大导师船厂太爷在兰州狱中明鉴到,他老人家将被充军到东北,想把教门指引的大权交给长子灵州太爷,但灵州太爷不在身边。为此事,船厂太爷日夜忧愁,头发都急白了。他曾说:“真正的导师只凭自己修功办道是不能成就的。”

       后来,真主的口唤到了。船厂太爷唤了长子的经名哈给根俩,于是,灵州太爷就应声从远方来到狱中。他紧紧地靠在仁慈的父亲怀里。这时,船厂太爷指着前辈导师平凉太爷说:“这位是尊大导师穆罕默德伊玛目阿来米,如果你对某事不理解,你可以请教他。”说罢,又指着另一位导师,要灵州太爷在有疑难时请教他。介绍完毕,就把教权交给了灵州太爷。这时,船厂太爷愉快地说:“现在,我的心放入我的肚腹内了!”

       就这样,导师提前安排了自己的路,完成了道统的传递。潜伏的光阴在船厂太爷离开兰州前往黑龙江之后也即将一起离开——哲合忍耶将在灵州太爷光阴全面复兴。这是哲合忍耶教权第一次父传子。哲合忍耶坚持“传贤不传子,子贤也可传”的原则,与纯粹的父传子授的门宦制度划清了界限。而传给自己的儿子,往往也是预示着迫害和灾难的到来。

远行开始了


       有坏人诬陷船厂太爷,事情也就变得严重了。解救事宜更是无从下手。后来,有个师爷说他可以设法减轻导师的罪,但是要给他一千两银子作为报酬。这难煞了多斯塔尼,但总归是一条路子,多斯塔尼没有第二个选择。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到处想办法凑银子搭救太爷。

       相传:很多门人听到这消息后又高兴又忧愁,高兴的是太爷有希望出来,忧愁的是这许多银子难凑到。后来斋孜热太爷向朱圭代阁下要了口唤,到关川想办法。朱圭代把一件狐狸皮背心脱下来递给他,他来到官川穆米湾。正好碰到这里的人给阿訇的妻子站拜。于是,斋孜热太爷就把要说的话给大家讲了,大家很同情,表示等站了拜再设法搭救太爷,他心里很着急,说:“那还有时间等站完拜。”他把背心脱下来放在死人身上,死人立即复活了。大家见了更加相信教门的真实伟大,于是,纷纷捐公德营救导师,一会就凑足了一千两银子。

       多斯塔尼的盼想终究落空了,一千两银子没有能救出他老人家。嘉庆二十二年,我们的导师船厂太爷被判流放黑龙江卜奎。随行的还有牛二爷在内的十二位多斯塔尼,他们决意陪在船厂太爷身边,身份是同案的犯人。就这样,十二位多斯塔尼追随船厂太爷开始了漫漫长途。

       相传:据说,在我们伟大的导师古图布•阿来米的光阴,发生过一次特大灾难,其原因是导师被人诬告而押进皋兰监狱。导师临去皋兰时将一个小包儿偷偷地寄给了格兰德尔的妻子(愿真主恕饶她),并嘱咐道:“把这个小包儿架在房梁上,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如果真主欲要的话,将来有人用。那时,你就交给他。”

       导师去黑龙江那年正是嘉庆二十二年,同他一块去的有老三爷、滩里爷、洪乐府二师傅(愿真主喜爱他们),正如前面所介绍的。

       晃荡的囚车,颠簸的山路,这是一次艰辛的远行。就这样一直走。头顶的烈日考验着每一个人,包括押送的官差。路途的艰辛坎坷我们只能想象,哲合忍耶不习惯叫苦,很难从道统的史料里找到漫长路途中种种艰辛的具体描述。

       《曼纳格布》上记载了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
       相传:据沙沟太爷说:导师古图布•阿来米被发往黑龙江充军。他走后,虔诚的弟子艾毕•尔俩曼特意派遣了一个阿訇,扮装商人,以收买皮子为名,要他追赶古图布•阿来米,又给了他许多银子,并嘱咐他想法送给古图布•阿来米。

       他日夜兼程,直到安定城才追上了古图布•阿来米。他俩假装互不相识,古图布•阿来米对看守说:“你们吃饭去,我不吃不喝。”他们走后,古图布•阿来米对店主人说:“请你在外面找个卖皮绳的,我想买根皮绳捆绑行李。”他一出去就发现了一个卖皮绳的人,于是,他喊了一声。那个卖皮绳的人就匆忙赶来。此时此刻,再无一人,那阿訇乘机把银子递给了古图布•阿来米,两人急忙把银子塞进行李。古图布•阿来米问道:“你啥时候跟上我的?”他答道:“从安定(甘肃省安定县)就一直随在你老人家的后边,今儿在渴望中才见了您,现在目的也达到了,获得了相遇你的恩典。”古图布•阿来米安慰道:“你是有教门有信仰的阿訇。”他要求和古图布•阿来米一块去,但古图布•阿来米始终没有答应,并说:“回去,好好地干教门,将来教门会需要你的。”正在这时,那些看守吃饭回来,他含着泪水退出门外,在店房周围徘徊,直到古图布•阿来米离开店房。

       古图布•阿来米走后,他流着眼泪,怀着沉重而又悲愤的心情回了家。回家后把给古图布•阿来米送钱的经过一一告诉了艾毕•尔俩曼。

       这个送钱的门人没有留下名字,这反倒给了我的更宽广的想象空间。我把他想象成我的模样,一路尾随着导师,小心翼翼,内心洋溢着激动,举意加入牛二爷他们十二人的队伍,做第十三个追随者。当导师拒绝之时,难过的泪水几乎夺眶而出,久久不愿离开,直到导师一行启程。我想象着这个长着我模样的门人,细长单薄的身影在风中抽搐。我想,我已经在意念中追随船厂太爷走了一程,我在等待着真正属于我的机会。

长白告功成


       一行人到达船厂,故事即将进入尾声。船厂,正是因为我们的船厂太爷,这个地名传遍了中国,成了耳熟能详的名字;长白山也因此成了最让多斯塔尼怀念的大山峦。漫漫长路到尽头了,导师预感到了自己的大限,平静地等待着……

       相传:有个阿訇他梦见至圣(愿主福安之)握住了他的手。惊醒后,他坐卧不安,不知道这梦暗示了什么。次日,下了晨礼后,人们议论着有个巴巴为着教门充军到这里来了。阿訇便去探望……他们互道赛俩目,握手间阿訇猛地想起了自己的梦。后来,太爷对这位阿訇说,我想向你要块坟地,不知能否做到。这位阿訇答应了。

       坟地已经有了着落,船厂太爷已经有了归落之地。船厂拱北就此定了下来,成了日后教门的一个重要地点,到访者骆绎不绝。也许,我的遗憾就是没有亲自去船厂上个拱北,跪在拱北前念几段苏勒,做个好杜瓦。

       相传:船厂太爷预感自己将回归到真主那里。他把一块白布撕开,缝成卡凡,命令儿子拿到江里去洗。孩子不忍与导师诀别,迟迟没有去洗。船厂太爷说:“难道你不相信我?这是真主的前定!……”第二天他又催促去洗。孩子悲痛极了,仍没有去洗。第三天,船厂太爷催促说:“你再不去洗,就来不及了。”

       船厂太爷就这样亲自安排了自己的后事,现在读来感人肺腑。一个人知道自己的大限是一种福份啊,也难怪石舒清先生在他的成名作——《清水里的刀子》中一再感慨。人知道了的死期,好让自己在赞主赞圣中归回,这是多么大的恩典!

       “南极祭先祖,长白告功成。”沙沟太爷这句预言性的格言别有一番滋味。这段格言诗预言的是四太爷。听教内长者说,四太爷归主前曾经去船厂翻修过拱北,并住了三个月。据说,借着这个赛百布将灵州马系的各辈穆勒师德及殉道者的尔麦里全部到船厂提念;“南极祭先祖”说的则是道祖太爷一脉的穆勒师德及殉道者的尔麦里到最南边提念。其中的机密我还没有参透,但我想,这样一次举念定是意义深远的。

       长白山见证了一代英豪的归落,也见证了一方教门的兴起。船厂太爷没有如道祖太爷那样轰轰烈烈地归落。他走得异常安然,平静得连儿子都不能理解。这其实就是预言一种成功,一种全美了使命的成功。

4.jpg


       他老人家闭上吉庆双眼那一刻,长白山因此沾上了吉庆。因为船厂太爷的故事,我立刻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它自然成了我们自己的山。我察觉出了自己的霸道,长白山没有我的脚印,我却固执地认定了它。

      
(五)高品贤征

       对于习惯于用理性解决一切问题的人,克拉麦提是一支清醒剂。理性思考本身是一个好习惯,是认识教门的重要方式;同时,也是把双刃剑,成了认识真理的幔帐。因为人的理智是有限的。

       刚走近伊斯兰的初期,我是一个唯理性至上的人,看到至圣ﷺ的诸如“白云遮顶”、“指月为半”等感应时,心中充斥着怀疑,甚至一度怀疑伊斯兰的真实。现在想想,当时确实很险。

       船厂太爷是真主特选的穆勒师德,人神两等的领袖,有至圣ﷺ的情份。教内史料上记录了一些船厂太爷的贤征,足以证明他的高贵和真实。

       “的确,真主近他御前有复生日(的定时)的内学真知,他降下雨,他知道子宫里(胎儿)的(性别),任何人不知道他明天将做什么,任何人不知道他将死在什么地方。的确,真主是全知的是彻知的。”(31:34)这是《古兰经》对世人的提醒:只有真主知道上述五件事情的机密。如果真主意欲,真实的导师能够凭着真主的大能而明知。

       导师船厂太爷的以下贤征足以说明其品级:

预知后事


       相传:一天,尊大船厂太爷和洪乐府阿訇坐在床上,幼小的十三太爷用两只小手拉住他的祖父闹着玩。太爷高兴地说:“一个人只要有两种显迹就是有高品的贵人了,而且是导师。我的孙子有的就是‘凤凰眼’。”又说:“我的儿子传孙子,未来的时光他们的灵魂都要用在正道上。”太爷长叹一声,“哎!可是磨难的忧愁太大了!”

       船厂太爷早早就预言了以后两辈穆勒师德是他的儿子和孙子。灵州太爷后,十三太爷继位,可是“磨难的忧愁太大了”,这种感慨耐人寻味。同治十年,十三太爷一家八门三百多人举意作了古勒巴,赎回金积十万回民的死罪,光荣殉道。十三太爷等被施以凌迟酷刑。“十三太爷进官营”是哲合忍耶教史上最为感人的一幕,我不止一次流着眼泪读完那个“我来了”的预言,无法释怀。

明知未见


       相传:平凉太爷归真后,黄河西部的两个门人特意从河西来到河东,打听继位的穆勒师德是谁。他们在河东碰上了王四阿訇,王四阿訇就把所知的教门情况告诉了他俩。但他俩还要来试探导师。

       见面后,尊大导师船厂太爷说:“和一个高尚的人交往,首先要知道和他交往的好处是什么,这就是当你陷入罪恶中的时候,你要想得到他的指引。”

       听了这些话后,一个有心病的人因做错事而害怕溜走了。后来,他告诉另外那人:“这位太爷是真实的穆勒师德,他详知未见。”“你怎么知道的?”那人问。

       “太爷的话是针对我说的。”他说,“他老人家指点的是我。的确,有一天,我看甜瓜,一个有交情的妇女到我室内来调戏我,我也起了爱慕她的心。就在这时,我觉悟了,想起了洪乐府阿訇给我念讨白的事。于是,想方设法逃出了那小屋,不敢做坏事。”

       于是,他俩就承信了尊大导师船厂太爷,跟他老人家行教门。

       尊贵的导师是得脱离的努哈圣人的大船,上了船的人得救了。真实的穆勒师德怎么会让人失望呢?他引人于真主真恩的深海,他是渴盼成功之人的指望。

详知未见


       相传:导师船厂太爷充军到吉林途中,经过一所学堂,一个学生走到船厂太爷的囚车旁观看,船厂太爷冲着正从学校走出来的一个阿訇说:“这个阿訇的夜间功干好的很。”

       这句话被车旁的学生听见了。晚上,这个学生对那个阿訇说:“今天白天,坐囚车的那位导师说,你夜间的功干好的很。”

       听后,阿訇感慨地说:“说的不错,我在夜间受苦已三十多年了,任何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知道呢?哦!他定是一位真实的穆勒师德。”

       一个隐藏了三十年的秘密被真人识破了,阿訇的感慨恰到好处——“他定是一位真实的穆勒师德。”我印象深刻的是这番对话的场景:船厂太爷在囚车里,对着走过的学生,说了一番令人费解的奇妙的话。那一刻,囚车已经不再扎眼,它成了见证者。

明知死期


       相传:据小阿訇说,鸿乐府的大师傅说过:“我父亲穆罕默德•格兰德尔患了重病,我们的导师古图布•阿来米整天看守着他。我家院内有一颗葡萄树,我在树下面摆了一个床。一天晚上,导师发现一只白鹅从床底下出来渐渐来到他跟前,他伸手去捉,白鹅无影无踪了。这时,他走进屋子问了我父亲:‘老汉,你家有白鹅吗?’我父亲答道:‘没有。’导师告诉我父亲说:‘现在时间到了。’我父亲明白了他的语意,并对导师说:‘到一定的程度时请给一些水,因为上路人是非常渴的。’说罢,他满脸笑容,显得非常高兴,自己躺倒在床上,伸展了一下脚手说:‘导师,求你疼慈,灌点水喝。’导师把一些凉水灌进了他的嘴里。他念了声‘安拉乎艾克拜尔’,就走进了后世——永恒的住宅。”

       白鹅不见了,鲁罕就要出体,有什么比心满意足地归向真主更让人期盼?闭上双眼那一刻,天园的香味已经在飘荡。船厂太爷准确预言了格兰德尔爸爸归主的时间,应验了真主的五大机密之一。

口吐瑞莲


       相传:一天,船厂太爷在开完天经、封印《古兰经》念赞词的时候,著名的跛子二满拉在外面看见朵朵盘子大的瑞莲从船厂太爷吉庆的口中不断地出来,升上天空。他惊奇万分,不知为什么。他低下了头,闭起了眼睛。然而,这奇异的事仍不断地出现在他跟前。

       船厂太爷干完尔麦里后,接见了二满拉,抚摸着他的头嘱咐说:“今天你见到的机密,不要对任何人说!”

       瑞莲朵朵升上天空,真主的大能从船厂太爷吉庆的嘴里显现。在真主那里,一切都是容易的,真主是要“有”就有,要“无”就无的主。

水上行车


       相传:一天,船厂太爷到一河边散步,突然下了一阵暴雨,雨后河水涨起来了,这时,一辆马车来到岸边,无法过河。车夫就向太爷求救,太爷叫车夫看看四周有没有人,车夫看了看,回答说没有,于是,船厂太爷就叫车夫坐上车赶着马过河,开始,车夫还有迟疑,后来,在船厂太爷的口唤下,车夫赶着车平安地到了对岸。的确,这辆马车就像努哈圣人的大船,就像苏来曼圣人的龙船一样。

       洪水没有口唤淹没努哈圣人的大船。导师是今后两世有脸面的人,凭着真主的百恩、至圣ﷺ的情份,水上行车变得容易了。

未到先香


       相传:一天,船厂太爷被清兵押到吉林庙儿河街,住在一家客栈里。老板是位洁白无染、喜真爱道的寡妇,她对船厂太爷的光临非常高兴和欢迎。因为她三天前就梦见月亮落在家里,家里充满馨香,她预感到必有贵客光临,而船厂太爷则是她店中三天来唯一一位客人。经打听,得知船厂太爷是回回,她更高兴了,她料定,客人定是位有品级的阿訇或伊玛目。她急忙拉来一只羊,说:“尊敬的阿訇啊!请你为我宰牲做古尔波。我举意的时间长了,因为这里偏僻,没阿訇经过,一直没有做。今天就劳你的驾!”

       “我不是阿訇。”船厂太爷说。
       “那就是位伊玛目。”她说。
       “我也不是伊玛目。”导师说。
       “那一定是一位外哩巴巴。这更好!”她说。
       船厂太爷推辞不过,就为她宰牲干尔麦里做古勒巴。

       凡人涂抹香料却难免因香料过浓而眩晕,真正的香是沁人心脾之香、自然之香、灵性之香。人未到而身先香,这是高品之人到来前的显迹。至圣ﷺ说:“信士的真梦是启示的四十六分之一。”恭喜那些得到真梦启示之人。

牛甘愿被宰


       相传:船厂太爷到船厂后在监外歇了三天,他到清真寺建议宰牛干尔麦里。众人就把牛拴在寺里,请他宰。他说:“等我礼了晌礼,届时,你们不要绑它,它会睡下等宰。”

       晌礼后,当船厂太爷来宰牛时,牛乖乖睡倒,安详而顺命的等候着。众人见了,都敬佩船厂太爷,公认他是正道的领袖。

       当年易布拉欣圣人奉真主命令宰他的儿子伊斯玛义圣人表示忠诚时,平静的伊斯玛义圣人大抵就是这个样子了。当牛乖乖睡倒,等着挨上一刀,平静得让人惭愧。一头牛尚能分辨出真实的贵人,万物之灵的人类却仍在糊涂迷误中。

5.jpg


尾 声


       缅怀导师船厂太爷,他全美的品级证明了伊斯兰的真实和高贵。离我们两个多世纪的老人,他的历史是永远不会磨灭的;坎坷的流放长路上,留下了他深深的足迹。也留给后人无限的想象空间。

       道祖太爷说过:“一个有知识的人,如果只凭自己的知识死去,那么,他的死有叛教的危险。”宣扬伊斯兰是至圣(愿主福安之)当年挑选的四十个萨哈伯的使命,也是每一个男女穆斯林的使命。学者的高贵不在于拥有高深的知识,而是在于能够让多少人因他的知识而认识真理,走上正道。品味道祖太爷这句话,其中的口唤再明确不过——你们把知识用在主道上吧!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21-10-19 00: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