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快速开始

登录 | 注册会员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快速开始

查看: 8314|回复: 0

山里人的那些事儿——孝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26 22: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子(这是一个真实的范例)

    前不久在附近村庄有一位老奶奶她上吊死亡,常年在外的儿女们赶回家为她置办了最好的棺木,穿上了上等的衣服,请来了当地最有名气的阴阳为她念经超度三天,埋葬时儿女们为她购买了昂贵的陪葬品,亲戚朋友们都竖起大拇指夸奖老奶奶的儿女是世上少有的大孝子。此时只有同村老王心里最清楚:老奶奶年过八十,养两儿三女,儿女工作的工作进城的进城,唯独把老母亲孤身一人留在山梁顶的那座老院子里。前两年老人能自己能做饭维持温饱,后来老人长期有病有时候一连几天吃不到一口饭。最近老人的病情加重,她电话里哀求几个儿女回来照顾她的晚年,可兄妹五人相互推诿迟迟不来。老人盼啊盼五天,十天,一月过去了没有盼来一个儿女,那天夜里老人用微弱的手指按响了儿女的电话,想告诉他们自己大概不行了,可电话里的声音总是:“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第二天的早上,同村的老王经过老奶奶的门口发现她已经吊在院子里那颗杏树上。老王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他们的电话,电话那边告诉老王千万保守秘密……。


孝子
                     一
    唰啦啦下了七八天的阴雨还是不见消停,站在塌窑门口的四爷双手筒在烂棉袄袖筒里,神情疑重的望着院子里数不清的小水坝,雨点滴落在水面泛起鸟蛋大小的水泡,每爆碎一个水泡四爷跟着点了一下头。四奶头顶一个用化肥袋子做的简易雨披,跪在土坯房窗户下的炕眼门口往里填烧炜,屋檐的雨水早已淋透了她那肥厚的棉裤屁股和脚。神情痴迷的四爷突然发觉四奶的棉裤屁股像一只淋了雨的黑狗一样卧在炕眼门口,他赶紧摘下头上那顶戴了十几年的茜箕草帽寇在老伴儿的屁股上。
“老不死的,你做撒?”
“看看你这个老妖精,房廊沿水湿透你棉裤腰了”
“哎吆吓死我了,我当你把我填进炕洞里呢”
“哎!把你填进炕洞里看命大了,再不受阳世上的罪了哦……”四爷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

    天黑了,雨还是下个不停。清真寺的高音喇叭响起了穆斯林开斋赞圣的音符,四爷老两口无奈走进了那间三十多年前盖的蓝瓦土房子。不到10平米的房间里盘着一张土炕,地上放着一把快要散架的柳木方桌,不大的炕上摆满了盆盆罐罐,屋顶漏下水滴在地上冲出了一个个深深的圆眼,湿漉漉的泥地摆着几块半页砖头。四奶踩着砖头小心地跪在方桌底下搬出邻居家儿子从家具厂拿回的油漆桶,颤抖的双手从油漆桶里端出了早上封斋时吃剩下的半碗洋芋菜和几块掰碎的饼子,四爷和四奶捧起双手做了开斋的“都阿”。


                  二
    大山里的人遇到雨天就不能出门跟集,没人跟集四爷也就没了吃的馍馍。年过八十的四奶本来患有关节炎,最近遇到阴雨天房子漏雨潮湿浑身更加的难受,她好想在斋月里给老伴儿做碗热面汤饭吃,可一连几天的阴雨淋湿了烧锅的柴火。昏暗的灯泡下老两口一左一右斜挎在潮湿的炕沿边就着那半碗剩菜和馍馍开斋。

    榆木大门在雨水浸泡后死重死重的关闭着,伊思麻尔用残疾的身体靠在门扇上使劲儿地抗开紧闭的单扇木门,“嘎吱吱”的门欑声惊动了正在开斋的四爷,他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撸着胡子上的馍馍渣子踩着门口的砖头问道:
“谁啊?!”
“达,是我,伊思麻尔”
“哦,你黑天路滑的做撒来了?”
“雨下的这么大房房子好着吗?你和我妈开斋吃撒了?”
“好着呢,你妈做的饭我们吃了,买的馍馍还多着呢,你赶紧回去”
“都下了几天的雨你哪里来的馍馍呢,阿舍尔她妈知道你们没撒吃她包的洋芋饺子让你们开斋吃”

    伊思麻尔的家离四爷家的路沟沟弯弯的足有二里远,他自小患了小儿麻痹症走路不大稳当,幸好还能自理生活。他左手端着一大碗饺子残疾的右手抱在胸前,背上披着媳妇为他绑的一块苫方桌的塑料布一瘸一拐的踏着院子里的泥水走向四爷的屋子,四爷看到后急忙接过伊思麻尔手中的碗扶着儿子进屋。湿漉漉的房间没有能坐人的一块儿干燥地方,老两口只能蹲在地上头对头吃着伊思麻尔送来的饺子。刚开斋的四爷吃着每一个洋芋饺子都是那么的香,他几乎没有咀嚼就“咕”一声咽了,四奶知道老伴儿饭量大偷偷地说:“我吃饱了剩下的你都吃去”
四爷有意给四奶递话说:“我也吃胀了,你知道我刚把一大碗饭和一个干粮子吃了,媳妇子做的饺子香的很我胀着吃了几个再一嘴都不吃了”说着他忍不住咽了一口馠水故意打了一个假饱嗝。站在门口的伊思麻尔其实早就看出了父亲的伪装的表情和炕沿上没有吃完的剩菜馍馍,他很明白患病的老妈在下雨的天很少做饭,父亲也根本就买不到馍馍吃。

    雨还是下个不停,满炕的盆盆罐罐在屋顶漏雨的敲打下演艺着人世间最为破烦的乐调,地面上那一个个指头粗的泥洞时不时的被屋顶滴落的漏雨击起无数个泥点散落四周,伊思麻尔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心像拧了一把似的疼:
“达,你和我妈今晚到我们家住,这个房房子再不蹴了塌呢!”
父亲长叹一口气说:“哎!好着呢,塌是百不咋(不要紧)的”
“满房子都漏雨,你们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咋睡觉呢?到我们家住明儿再看天气”
“不去了,你们家也不宽展巴掌大个炕睡四五个人够挤的了”
“走撒 达,我们房子不漏雨不怕塌,你和我妈在这里咋睡呢么”
“好着呢娃娃,你赶紧回去睡去明儿早上还要起早封斋呢,造化该死的躲不过”
“满炕的水么咋睡呢撒,儿女筹哈四五个有撒用呢哎……”伊思麻尔声音里带有几份伤心和怨气嘴里念叨着一瘸一拐的消失在夜雨里。

    四爷和前几夜一样把门扇抬到炕上,门扇的四角用砖头支起来上面放些盛水的盆盆罐罐,下面铺几条化肥袋子老两口钻进门扇下面睡了。


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